莫非说是

深入物理,直指人心。夫人不言,言必有中。

智水消心火,仁风扫世尘——余姚阳明之旅有感

印象里,没有详细计划就出游的,这是头一次。也因此,一路上磕磕绊绊不断。不断折腾之下,该去的地方总算都去到了。

虽无详细计划,却有具体目的,就是专程敬拜阳明先师。主要想到的地方有,阳明故居、龙泉山中天阁、余姚博物馆、余姚名人馆(均免费)。

阳明故居是此行最重要的目的地,它既隐蔽,又显眼。说它隐蔽,是因为就在闹市区,旁边就是高楼大厦,商务繁忙。

说它显眼,是因为专门留出了颇大的广场,上修有新建伯牌坊和王阳明塑像。


牌坊上书“新建伯”三个大字,王阳明因平定宁王朱宸濠之乱有功,被明世宗封爵为新建伯(后追赠侯爵)。

下面记录了官职,南京兵部尚书、都察院左都御史。既有实权,又有肥差。

说实权,早年朱棣迁都北京后,南京沦落为陪都。陪都也有六部,且兵部尚书仍握实权。

说肥差,都察院简单地说,那就是管官的地方。虽然王阳明先生本身很清廉,但此职位之肥不言而喻。

牌坊背面是“柱国”二字,甚有份量。宁王朱宸濠当年已将朝廷上下收买殆尽,其谋反之心皇帝竟不知情。

宁王谋反必将导致生灵涂碳。于此危难之际,时任赣南巡抚(是北京兵部尚书王琼故意的安排)的王阳明,仓皇逃出。

于不利之境稳定形势,集结力量,展开反击;并以攻心为上,以最小的代价平叛。

柱国二字,阳明先生当得起。先生“仁风扫世尘”,其实还不只是柱国而已。


塑像高大雄伟,长剑斜挎,一身武将打扮,稍觉唐突。

一则,王阳明其实是比较瘦弱的;二则,王阳明在生命最后几年,远赴广西征战时,也不忘关心讲会情况。

之所以长奔赴战,是因为推脱不掉。因此,阳明先生更符合书生形象,此塑像似有失真之处。


广场往里,就是阳明故居,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王阳明十岁前住于此,以后随父进京,再后或成婚,或就任各地,仍多返归于此。

阳明故居按中轴线对称分布,既大气又精致,保持了明式素雅风格。

中轴线上建筑分别为门厅、轿厅、砖雕门楼、寿山堂、瑞云楼、后罩屋;两侧为厢房、花厅,为饮食起居,学习娱乐之所。

寿山堂为大厅,厅前“真三不朽”匾额高挂,旁有楹联,题为“立德立功立言真三不朽,明理明知明教乃万人师”。

“立德、立功、立言皆居绝顶”,自古以来,更有何人敢当?!

堂屋楹联题为,“溯姚江一派斯为正印,集心学大成共仰宗师”。姚江学派,心学,阳明学,王门…

若以姓名论学派名,难免局限于一人;若以地名论学派名,又难免使外地受业者动心,何况学说的提出并非只在姚江。

想来,还是“心学”一名好些,何况这个词也是王阳明首先提出的。

一般认为,心学一脉,肇始孟子(亚圣),而后有程颢(大程)、陆九渊(象山先生)传承发展,由王阳明集其大成。


瑞云楼是王阳明的出生地,现在展览了王一生的历程,以及他的思想、门人。

思想里,“心即理”没敢写上。负责审核言论的人啊,你可知道,贵党毛太祖心里供奉的也是王阳明?

至于门人,王汝中所提不多,不知是何原因。

瑞云楼里,有一王阳明静坐塑像,非常传神,令人动容。


早在20年前,私下便认为,人心是最终要的(次重要的是外物的循环。这两个观点至今未变)。

而后涉猎各种西方思想,有所获,但仍缺一根本。再后始知,根本在我心。至此方才豁然。

这也是拜当局政治教育所赐,若非课本和试卷里总提王阳明,势必需要更多时间释惑。

而后,翻《传习录》,阅《全集》,阳明先生音容笑貌仿佛跃然眼前。

再后来翻《明朝那些事》,大篇幅地介绍王阳明,更让人对这位千古圣人心生敬佩。

早想敬拜阳明先生,一直琐事缠身,未能成行。

另外,各种原因造成的,阳明故居远不如舟山观世音道场、奉化溪口蒋介石故居更易行,也是原因之一。

半年前,曾在阳明山庄开会,议程原因,没能参拜阳明先生甚为遗憾。这个缺失,今天终于补上了。


不禁感慨王阳明一生历经多次危急,多次颠沛。

为了逃脱太监们的算计暗害,不惜假装跳水自杀,不惜夜宿虎穴,甚至主动出家学道。

初到龙场,竟无片瓦遮身,只得藏身山洞。难以想象,这位天资聪颖,广泛涉猎的状元之子,当时是何心境。

出塞驰骋的英姿不再,“以不得第动心为耻”的阳明先生,这次也动心了。而那有如何?

龙场终于悟道,金子总会闪光。陋轩得建,门徒广收。

此后,朝廷里刘瑾伏诛;在良知的召唤下,“尚书王琼特举之”,王阳明连升三级。

王阳明又在良知的召唤下,辗转多地,建功立业。

其间还需逃脱宁王的追杀,避开朝廷阉党的算计。

为了避免更大规模的杀戮,不惜以高官身份,敲开太监为他紧闭的大门。

历经苦难时,支撑他的或许是,皇帝昏庸,但百姓是无辜的吧。

光有好的想法是不够的,还需要有好的行动方法。知行和一,“智水消心火”,王阳明做到了。


阳明心学的“理”,是反而求诸内的,是自己理解的、把握的、通过自己的实践检验的道理(心即理(这是出发点))。

在王阳明看来,有了自己的理就可以实践了,而且实践中可以修正、完善自己的理(知行和一(这是核心))。

在实践中,事无巨细,皆应正心诚意,使心不动。如此磨砺,久之愚夫愚妇皆可致良知,成圣人(致良知(这是落脚点))。


心学就是要关注内心,时刻以呵护、完善内心为重。看看周围的世界,物欲横流。

同时人们也把自己,物化成社会这架快速运转的大机器上的一个齿轮。

多少忙碌的人,根本不去问,这究竟是我想要的吗?再看当局,只讲纪律,不重良心,如何持久?

毛泽东曾对王阳明的《传习录》逐字逐句批注,可惜只学到前两点。能不悲乎!

王阳明所倡个性解放,与西方文艺复兴同步,并在后来的日本引导了明治维新。

心学后人,黄梨洲(名宗羲)等所阐述的民主思想更是具体。

黄氏在《明夷待访录》中提出,

民主:“天下为主,君为客”、为官应“为天下,非为君也;为万民,非为一姓也”,“天子之所是未必是,天子之所非未必非”;

法制:“有治法而后有治人”、“必使治天下之具皆出于学校”(析时事、明是非的机关)、“公其非是于学校”。

这些甚至至今未能在“共和国”确立。


于国而言,人是最重要的,也是唯一可以信赖的,没有人哪有国?

于人而言,心是最重要、最值得宝贵的,心不定则终日茫茫不知所向!

评论

热度(2)